大学学生会,黑暗又傻逼
来源:超元气酱2018-10-12

大二刚开始,我就把当初加的各种学生组织都退得干干净净。

院学生会、校学生会、党委、团委、社团......我大一时候加的八九个学生组织全部退出,一个不剩。

离开,是一点一点的失望积攒起来的。

现在想起来,只觉得当初加入这些组织的热血都变成了傻逼。

大学刚开始的时候,我就加入了很多学生组织。那时的我每个月五次聚会,每次聚会必玩游戏拼酒,从小就酒精过敏的我被主席拉着喝了五杯,然后带着满身红疹子回宿舍。

我清楚的记得在上大学之前唯一一次身上过敏还是高考完谢师宴的时候,那次我也只喝了两杯。

但那时候的我竟然没有觉得任何不妥,还望着那些酒量大的同学无比羡慕,担心自己没有喝酒的能力会不会阻碍了以后在学生会的发展。

荒唐无比。

当然,按学生会的那一套说辞来说,聚餐喝酒不是目的,目的是“加强感情”。

有一次主席临时发通知要我们晚上去聚餐,每个人都必须到场,不准请假。

只是因为他当时的主席回学校了,说要介绍给我们。

看着那个大我们四届的,我们主席的主席,所有新生都特别惶恐。有课的翘课,买好电影票的退票,事前有约会的放鸽子,全员都到齐了。

在饭桌上,喝多了部长开始吹牛,讲他当年在当干事的时候有多努力多优秀;

主席红着脸、眯着眼,开始拉着每个部员的手语重心长地说以后要好好干;

而那个主席的主席,身边早已被“有上进心”的部员包围着,进入到“相见恨晚”、“互诉衷肠”的流程。

当时食堂还有其他部门的部长、成员路过,纷纷过来敬酒。

觥筹交错,推杯换盏,这是主席最喜欢看到的热闹、繁华景象

五代同堂,多好啊。

人丁兴旺,多好啊。

上友下恭,多好啊。

是啊,多好啊,如果最后不是所有大一部员AA买单就更好了。

为什么那些主席部长前辈不买单?

当时的我们不知道为什么,也觉得没有为什么。

学生会的生活似乎一直都是这样,付出的心安理得,满足又快乐。

加入这么多学生组织是有收获的吗?

呵呵,当然有。当时作为一名大一新生我迅速成了这个学校“有头有脸”的人。

开学一个月,我的微信就多了500个人以及80个群,学校里只要稍微活跃一点的人我几乎都认识。

后来很长一段时间里,新加我微信的人总能在我朋友圈发现共同好友。

他们每次都玩笑说我的朋友圈就是“学校贴吧”的时候,我都觉得特别满足。

运动会、歌手大赛、辩论赛......学校学院大大小小的活动我都参与了,甚至其他学院的迎新晚会我也屁颠屁颠的跑去帮忙。

就因为部长的一句,“多参加一些学校的活动,在其他主席老师面前多露脸,没坏处的。”

他带着略有深意的眼神,一幅“你懂的”表情,然后语重心长的跟我说:“加油,我很看好你哦。”

这些暗示对那时的我来说比十副春药还管用。

但事实证明,春药只是春药,劲过了就什么都留不下。

就像当时热衷于各种学生组织的我,在那种人员庞杂、效率低下、自我感动的地方,每天都沉浸在一种“我很忙碌”的错觉里,最后除了自我满足之外什么都没留下。

更荒谬的是,当时我因为过分积极还引起了几位学长的反感。

他们偷偷地告诉我的部长,觉得我“太张扬”,“太锋芒毕露”了,“这样的小孩不能要”。

于是本来还准备在学生会大展身手的我,早就在一开始就被剥夺了竞选部长的可能性。

当然,我知道这些事已经是两年后了,我的老部长在部门最后聚餐的时候,把这件事当做笑话说给全桌人听。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也跟着哈哈一笑,心里骂了一句“傻逼”。

对他们,也是对当时的自己说。

你真的以为男孩子就不玩过家家?

不,他们只是把过家家玩到日常生活中了而已。

加入学生会之后,招新时还和蔼可亲的部长告诉我们的第一句话就是要求我们“守规矩”。

遇到学长学姐要主动打招呼,看到老师部长需要帮忙要主动凑上去,在工作群绝对不可以聊天,时刻谨记自己部员和学弟的身份不能太招摇。

当部员们因为打错了部长的名字而被罚抄50遍的时候,当学妹因为没有及时回复消息而被斥责的时候,甚至当新生直接在群里@了主席就被diss的时候,这一切都变味了。

他们面对过去的自己,生出了巨大的优越感,要“自正家规”,“教你做人”。

他们把你当成幼儿园小朋友,当成底层员工,当成犯罪分子来批评,就是没有把你当成一个学弟学妹。

他们早就忘了,当初自己也是这样的新生而已。

很多人都说大学学生会只是黑暗。

但现在这已经不止是黑暗的问题了。在一个黑暗的地方,会存在官僚化,拍马屁,阿谀奉承的现象,但至少表面上还维持着堂而皇之的正经。

而那些没有当官的命,一身当官的病的学生干部,就是彻头彻尾的傻逼。

看多了言情小说和脑残电视剧,稍微有点权力就把自己想象成一方霸主有头有面的大傻逼。

回想起当时带着满满的憧憬走进大学的我,抱着对新生活的极大期待和尊敬来接触学长学姐——那些我认为厉害、值得尊敬的人。

大一迎新时被学长学姐拉着热情介绍学生会部门,深夜跟部长聊天讨论大学规划,我都会觉得受宠若惊。

那时候的我对大学、对学长学姐们是真的有无穷的尊敬和遐想。

于是我毕恭毕敬地叫了无数声学长学姐,我希望他们可以在我不懂事的时候给我一点指点,在我遇到困难的时候给我点建议,在我感到疑惑时给我讲讲过来人的经验。

我希望能够从他们身上学到些什么,然后等我成为了别人的学长学姐,再用这些经验和道理去帮助别人,和他们嬉笑打闹带着他们一起成长。

今天我叫你一声学长学姐,是因为总有一天我会成为你。

但结果呢?

那些所谓的学生干部们仗着自己的一点点权利就肆意膨胀,有的甚至连权利都没有,光凭那些“部长”、“主席”、“书记”等头衔就自我高潮得一塌糊涂,带着一副自持清高模样去命令曾经的自己。

我曾经尊敬崇拜的那些人,没有真正的权力,却学会了相应的官僚气。

学生会本不应该是这样的。

这个锻炼自己,服务学生的地方本不应该逼着干事们在学习和学生工作中二选一,不应该追求层层森严的制度来压迫下级,不应该逼着任何一个人冒着过敏的风险喝酒。

更不应该让身处其中的他们觉得喝酒是理所当然的,不喝酒的人反而要觉得“愧疚”。

很多学生组织在招新面试的时候都喜欢问一个问题:

“如果以后你的学生工作和学习冲突了,你会怎么办?”

知乎上给出的标准答案是:“当这个工作不太急的时候,先跟部长说明清楚自己情况,得到允许之后再找其他同学帮忙先替自己完成;如果工作实在很紧急,自己会向老师请假,或者偷偷翘课,到时候再向老师说明情况并且自己把落下的课补上。”

精致、周到、老练,成熟,实在是滴水不漏的满分答案。

但是事实是,不管什么情况下,这个问题的正确答案只有一个:

“我很喜欢学生工作,但我选择学习。”

(因非原创内容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原作者认为不宜供浏览,或不应无偿使用,请联系删除,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如无意中侵犯了媒体或个人的知识产权,将于24小时内删除,只为传递正能量)

  

此新闻来源于一点资讯APP教育
http://www.yidianzixun.com/article/0KFDCeJP

热点新闻

地址:重庆市南岸区南城大道249号

邮编:40060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渝ICP备18011939号-1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投诉举报电话:96128


时报APP二维码扫描下载

下载重庆时报

  • 刷新
  • 返回顶部
0.0226s